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14

恺恺日记之第157日:甜蜜的负担

原本就已经很少更新的部落格,
在恺恺出世后,
更新的频率仿佛更低。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恺恺好像开始很喜欢跟我粘在一起,
或许就像妈妈说的,
我每天都很迟出门工作,
恺恺已经习惯有我在身边,
所以我不在的时候,
可能会想念我,
结果一直哭闹。

就像星期二那天,
原本在跟Fave负责人开会的我,
却连续接到三通妈妈的电话,
说恺恺一直哭闹又不愿喝奶,
等我开完会赶回家的时候,
恺恺已经停止哭泣,
可是却在看到我的时候,
被妈妈发现他对着我微笑了。

妈妈说,
可能恺恺想念我,
所以一直哭,
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停止,
也终于愿意喝奶。

听了后,
觉得开心甜蜜可是也在想着那以后我是不是也要带恺恺一起去Studio工作呢?


在这几天当我要去上班之前跟他说再见,
他仿佛动手动脚兴高采烈想要跟我一起出门似的,
下午工作完回妈妈家,
他仿佛享受被我直抱的感觉,
虽然有时候他嘴巴一直喜欢在那儿好像说什么似的不愿睡觉,
但他双手放在我两个肩膀的感觉,
仿佛就像是在拥抱我而渐渐入睡,
而且总是喜欢用脸贴在我的胸膛,
可是当我要放他在Playpen睡觉的时候,
却多数时候都会醒来又要抱抱睡觉。

初为人父的我目前还是很享受被儿子粘着的感觉,
有时候也会在想,
当儿子渐渐长大后,
还会想要跟爸比靠得那么近吗?
我可以与恺恺维持亦父亦友的关系吗?


不舒服

心理很不舒服,
为何我拿的是你的薪水,
同时却要我帮另一位跟你相同职位的人工作,
你说得空才帮,
结果我却看到他得空在那边翘脚,
还要我去帮他处理完全与我们无关的东西。

你好心想帮每一个人,
却不见得人家珍惜你,
而我在他们眼中,
可能就是不用付钱的员工。

每天都无法心平气和地上班、下班,
最后只让我以不好的态度对待他们,
很抱歉我无法像你那样善待每一个人,
尤其是当我无法从他们身上,
感觉到他们在感激我的帮忙,
而只是觉得理所当然。

我只想,
快点离开,
在我还有一点耐心还有一点心平气和的时候。

香港

看到Snoopy在香港有个展览会,
然后发现那时候飞去香港的机票也很便宜,
于是问宝贝要不要来一个快闪之旅,
三天两夜就好。

可是问了半天她仿佛请不到假,
等到上司说可以的时候,
她可以请假的那天机票又贵了至少RM100,
虽然说差别不是很大,
可是看到价钱比较高,
还是会失去去旅行的兴致。

宝贝说,
不然就去两天就好,
可是我不想那么赶,
第一次去香港已经因为朋友不习惯那边的气候,
结果我很多地方都没有去,
去了好像没有去,
如果这次只有两天玩,
不就是说还要去第三次才可以真正在香港玩?

其实我,
真的很失望,
只是宝贝请不到假期,
我也不能怎样。

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才可以真正去香港玩。 :(

简单的幸福

上个月底,
刚好爸爸和妈妈一起参加槟城游旅行团,
所以我们兄弟姐妹必须自己安排自己的晚餐,
由于不小心在6月27日的时候弄你不开心,
于是兴起要自己在家煮晚餐的念头。

虽然,
我们没有妈妈或外面厨师的厨艺,
但只要是我们自己下厨准备的,
只要吃得下口,
就会觉得很幸福,
不是吗?


最近我在筹备我的新Studio的Setup,
除了需要找地点,
也要收集申请Business License和招牌的资料,
然后网站需要重新整理添加新资料,
同时也要寻找相簿和相框的供应商、
比较更多相片打印机的价钱和资料,
上淘宝寻找需要用到的产品等等,
看起来好像很简单的事情,
其实所消耗的时间也不少。

希望Studio开张过后可以顺顺利利,
生意可以一直进来,
钱可以越赚越多吧!

至于那些不如意的事情,
希望可以快点雨过天晴。

人生

人生,
总是无法让人预料,
昨天接到姑姑的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有不详的预感,
结果竟然是表弟不小心跌倒,
进了医院。

去年在某Studio工作的时候,
常常都要爬Ladder,
有时候因为不够高,
所以要爬到最上层,
对于畏高的我,
总是害怕会跌下来,
如果现在还要我爬Ladder,
应该会心生恐惧。

有谁想过,
从Ladder跌下来,
会伤得那么严重?
原本可能以为只是受伤而已,
结果现在却传出医生说要做好心理准备。

2014年,
仿佛是我家族的不详之年,
从婆婆、大姑丈去世,
到现在表弟跌倒进医院,
心里已经有一点无法承受这打击。

衷心希望,
表弟可以快点醒来,
平安无事。

表弟,
你一定要快点醒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