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4

恺恺日记之第157日:甜蜜的负担

原本就已经很少更新的部落格,
在恺恺出世后,
更新的频率仿佛更低。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恺恺好像开始很喜欢跟我粘在一起,
或许就像妈妈说的,
我每天都很迟出门工作,
恺恺已经习惯有我在身边,
所以我不在的时候,
可能会想念我,
结果一直哭闹。

就像星期二那天,
原本在跟Fave负责人开会的我,
却连续接到三通妈妈的电话,
说恺恺一直哭闹又不愿喝奶,
等我开完会赶回家的时候,
恺恺已经停止哭泣,
可是却在看到我的时候,
被妈妈发现他对着我微笑了。

妈妈说,
可能恺恺想念我,
所以一直哭,
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停止,
也终于愿意喝奶。

听了后,
觉得开心甜蜜可是也在想着那以后我是不是也要带恺恺一起去Studio工作呢?


在这几天当我要去上班之前跟他说再见,
他仿佛动手动脚兴高采烈想要跟我一起出门似的,
下午工作完回妈妈家,
他仿佛享受被我直抱的感觉,
虽然有时候他嘴巴一直喜欢在那儿好像说什么似的不愿睡觉,
但他双手放在我两个肩膀的感觉,
仿佛就像是在拥抱我而渐渐入睡,
而且总是喜欢用脸贴在我的胸膛,
可是当我要放他在Playpen睡觉的时候,
却多数时候都会醒来又要抱抱睡觉。

初为人父的我目前还是很享受被儿子粘着的感觉,
有时候也会在想,
当儿子渐渐长大后,
还会想要跟爸比靠得那么近吗?
我可以与恺恺维持亦父亦友的关系吗?


我们

当我变成我们,
当一个人变成两个人,
当两个人变成一个单位,
原本就不会只是1+1=2那么简单的数学题。

只是有时候我会觉得,
如果用不恰当的方式去得到什么,
虽然说不是杀人放火之类犯法的事情,
我都不能接受,
于是有时候会变成抗拒。

我很心急地希望,
可以快点做出成绩,
结果心急反而变成冲动。

没有一个人,
可以在创业初期,
就可以马上赚大钱,
有哪一个富翁,
创业的时候不是要节衣缩食的?

我们的出发点其实都没有错,
只是我们的观念没有一致。

惊喜的信息

刚才驾车的当儿,
突然收到fb讯息,
心想谁又突然信息我,
注意看了一下内容,
才发现原来是前、前、前老板,
问我下个星期是否得空,
当他两天助理。

那时候,
我的心情是既惊喜又怀疑,
是否看错。

我很兴奋地想要快点告诉宝贝,
甚至过分到想直接打电话去报告,
虽然说我不是接到什么大job或找到一份新的工作,
可是就是觉得很兴奋。

从我辞职要到纽西兰流浪到现在,
已经超过两年,
虽然有时候想去拜访他,
可是因为我的事业不稳定,
觉得不好意思面对他,
加上不想让他觉得我是要回去探口风看看有没有工作,
所以最终还是没有联络,
只是加了fb。

有时候他会出现在我梦中,
可是我始终尴尬面对任何前老板,
于是最后变不了了之。

这一刻的兴奋心情,
依然持续,
甚至觉得不真实。

不知道这将会是唯一的一次,
还是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

左右为难

我知道,
当你听到我在抱怨你爸爸,
你都会觉得很为难,
我也知道,
你了解你爸爸是一个怎样的人,
其实我也只是想抱怨一下,
不想压抑自己。

你总是问我,
为什么不要向你爸爸解释,
可是每次解释了也是徒然,
他不想听,
就总是觉得是我的错,
以至于最后我也不想说太多,
反正就做我可以做的事情,
至于我不能做的,
唯有等到相关人士拒绝他,
他就会放弃。

我不知道当初我决定跟你爸爸工作,
是不是正确的决定,
毕竟在那时候,
其实我就有些不能接受你爸爸的一些看法,
只是为了让你安心、为了我们的未来,
我暂时帮你爸爸工作,
赚取一些零用钱。

至于我不喜欢做的事情,
虽然有时候我不知道怎么拒绝,
但我也会学着表达学着拒绝,
免得最后又让自己觉得不舒服。

瓶颈

事业仿佛遇到瓶颈,
原本以为很幸运地找到合作伙伴租studio,
结果却理念不合,
不足3个月便停止合作关系。

虽然或许是很幸运,
适逢女朋友向她爸爸辞职,
伯父需要人手帮忙,
于是便决定暂时当一个兼职办公室文员,
负责文书处理工作。
想说应该会很顺利,
可是最后却不知道是我的想法的问题,
还是不习惯伯父工作的方式,
结果还是做得不开心。

其实我很不甘心,
为何原本以为有了studio的我,
最后还是好像一无所有。
我以为有了studio可以让女朋友觉得安心觉得有安全感,
来到最后还是让女朋友担心我们的未来。

我一心希望东山再起,
寻找适合的地点足够的资金开studio,
最后才发现我没有足够的储蓄。

如果要怪自己以前挥霍如土不储蓄,
其实也已经成为过去,
想太多也无济于事。

现在我不知道,
我该如何完成我接下来的旅程,
仿佛比我在纽西兰还要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