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恺恺日记之第157日:甜蜜的负担

原本就已经很少更新的部落格,
在恺恺出世后,
更新的频率仿佛更低。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恺恺好像开始很喜欢跟我粘在一起,
或许就像妈妈说的,
我每天都很迟出门工作,
恺恺已经习惯有我在身边,
所以我不在的时候,
可能会想念我,
结果一直哭闹。

就像星期二那天,
原本在跟Fave负责人开会的我,
却连续接到三通妈妈的电话,
说恺恺一直哭闹又不愿喝奶,
等我开完会赶回家的时候,
恺恺已经停止哭泣,
可是却在看到我的时候,
被妈妈发现他对着我微笑了。

妈妈说,
可能恺恺想念我,
所以一直哭,
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停止,
也终于愿意喝奶。

听了后,
觉得开心甜蜜可是也在想着那以后我是不是也要带恺恺一起去Studio工作呢?


在这几天当我要去上班之前跟他说再见,
他仿佛动手动脚兴高采烈想要跟我一起出门似的,
下午工作完回妈妈家,
他仿佛享受被我直抱的感觉,
虽然有时候他嘴巴一直喜欢在那儿好像说什么似的不愿睡觉,
但他双手放在我两个肩膀的感觉,
仿佛就像是在拥抱我而渐渐入睡,
而且总是喜欢用脸贴在我的胸膛,
可是当我要放他在Playpen睡觉的时候,
却多数时候都会醒来又要抱抱睡觉。

初为人父的我目前还是很享受被儿子粘着的感觉,
有时候也会在想,
当儿子渐渐长大后,
还会想要跟爸比靠得那么近吗?
我可以与恺恺维持亦父亦友的关系吗?


惊讶·前老板

一时心血来潮,
去浏览了前老板的部落格,
结果无意中发现,
原来他曾经在4月的时候,
写了一篇有关于我离开的文章,
一时之间,
我觉得很惊讶,
也很开心。

很多朋友,
或旧同事都会问我,
其实我在这儿的薪水也不是很高,
为何还要在这儿做了四年那么久。

我承认,
其中一个原因,
是因为,
如果我离开到其他Studio工作,
我可能又要重新开始,
薪资方面是一个考量,
而且那时候除了在薪水方面,
其实老板对我还不错,
也给了我很多的自由空间,
只是可能我懒散,
或者是对Stock Images的敏锐度不敏感,
所以总是无法拍出让老板满意的照片。

当我说要离开的时候,
老板也说了一些让我觉得有点心动的计划,
他说,
因为他已经处在半退休状态,
所以打算让我快点上手,
然后尝试自己去接洽一些Photography Jobs,
让我的收入以及经验可以增加,
可是背包旅行始终是我一直很想实践的计划,
于是我最后还是狠心选择离开,
离开公司,
离开马来西亚。

看了老板的文章,
决定写一张明信片回去,
当作是中秋节的祝贺也好。

不过,
始终还是担心,
我的照片,
还是会被老板找出不完美。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