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2

恺恺日记之第157日:甜蜜的负担

原本就已经很少更新的部落格,
在恺恺出世后,
更新的频率仿佛更低。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恺恺好像开始很喜欢跟我粘在一起,
或许就像妈妈说的,
我每天都很迟出门工作,
恺恺已经习惯有我在身边,
所以我不在的时候,
可能会想念我,
结果一直哭闹。

就像星期二那天,
原本在跟Fave负责人开会的我,
却连续接到三通妈妈的电话,
说恺恺一直哭闹又不愿喝奶,
等我开完会赶回家的时候,
恺恺已经停止哭泣,
可是却在看到我的时候,
被妈妈发现他对着我微笑了。

妈妈说,
可能恺恺想念我,
所以一直哭,
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停止,
也终于愿意喝奶。

听了后,
觉得开心甜蜜可是也在想着那以后我是不是也要带恺恺一起去Studio工作呢?


在这几天当我要去上班之前跟他说再见,
他仿佛动手动脚兴高采烈想要跟我一起出门似的,
下午工作完回妈妈家,
他仿佛享受被我直抱的感觉,
虽然有时候他嘴巴一直喜欢在那儿好像说什么似的不愿睡觉,
但他双手放在我两个肩膀的感觉,
仿佛就像是在拥抱我而渐渐入睡,
而且总是喜欢用脸贴在我的胸膛,
可是当我要放他在Playpen睡觉的时候,
却多数时候都会醒来又要抱抱睡觉。

初为人父的我目前还是很享受被儿子粘着的感觉,
有时候也会在想,
当儿子渐渐长大后,
还会想要跟爸比靠得那么近吗?
我可以与恺恺维持亦父亦友的关系吗?


想念·灰姑娘

我一直以为,
我是个宅男,
每天都躲在家不出门,
可是我离开了纽西兰才知道,
原来我是多么不安于室。
我总是不知道,
我到底开车到什么地方,
以至于可以在三个月内行驶超过5000km,
而现在,
因为我不在,
所以半年了,
车子才行驶5000km。

以前,
总是无聊地和一位朋友比较,
我们的差距有多远,
看来这一次,
她将会很快超越我。

来到纽西兰,
每一次开车都很心疼。
纽西兰的油价,
总是在每个星期波动,
现在已经升到$2.229,
最低价$1.92,
明天不知道会继续起价,
还是会有所降落。

当发现,
驾驶的不是一辆很省油的车子,
心就会开始想念,
在马来西亚的灰姑娘。

期待

我仿佛,
无时无刻都对生活充满期待,
可是我又不知道,
我到底在期待什么。

我是在期待我回马来西亚的时候,
可以发展我的摄影事业,
添购更多镜头与其他相关器材吗?
我是在期待发展我计划中的网上服装事业,
希望可以构思更多与众不同的经营概念吗?
我是在期待4个月后,
可以与已经几个月没有见面的家人相聚吗?
还是我其实是在期待,
可以与你相遇的那一天?

朋友说,
这是乐观,
表示我对生活有所期待有所憧憬。

细心一想,
仿佛也有道理。

至于到底我在期待什么,
或许在某天的期待实现后,
我就会知道答案。

延签批准

人生总是充满障碍,
当我以为我将无法顺利进行我想要完成的事情,
却突然发现,
人生其实是充满希望与惊喜。

我在今天早上7点30分左右,
就从我家的窗口,
看到美丽的日出,
我在这儿这么久,
虽然也曾经去看日出,
却未曾看到如此完整的太阳从东边的海面升起,
我还一度怀疑,
那会不会是附近的一盏灯。

当我睡醒,
发现今天的久违的艳阳高照,
蓝天无云,
就连上朋友的面子书,
也没看到今天又要Off Day的消息,
连室友都叫我做好上班的心理准备。

看来,
今天是一个既美丽又充满惊喜的七夕情人节呀!


My Life in New Zealand 2012 - Dunedin

For more images, please click here.

My Life in New Zealand 2012 - Waimate

For more images, please click here.

惊讶·前老板

一时心血来潮,
去浏览了前老板的部落格,
结果无意中发现,
原来他曾经在4月的时候,
写了一篇有关于我离开的文章,
一时之间,
我觉得很惊讶,
也很开心。

很多朋友,
或旧同事都会问我,
其实我在这儿的薪水也不是很高,
为何还要在这儿做了四年那么久。

我承认,
其中一个原因,
是因为,
如果我离开到其他Studio工作,
我可能又要重新开始,
薪资方面是一个考量,
而且那时候除了在薪水方面,
其实老板对我还不错,
也给了我很多的自由空间,
只是可能我懒散,
或者是对Stock Images的敏锐度不敏感,
所以总是无法拍出让老板满意的照片。

当我说要离开的时候,
老板也说了一些让我觉得有点心动的计划,
他说,
因为他已经处在半退休状态,
所以打算让我快点上手,
然后尝试自己去接洽一些Photography Jobs,
让我的收入以及经验可以增加,
可是背包旅行始终是我一直很想实践的计划,
于是我最后还是狠心选择离开,
离开公司,
离开马来西亚。

看了老板的文章,
决定写一张明信片回去,
当作是中秋节的祝贺也好。

不过,
始终还是担心,
我的照片,
还是会被老板找出不完美。


流浪的终点

这一年,
我选择离开马来西亚,
到几千公里以外的纽西兰流浪,
或许在我回到马来西亚的时候,
已经是另一个年头。

或许有些人不明白,
为何我已经年纪不小,
却要做一些如此让人觉得吊儿郎当的事情,
有正经事情不做,
却选择过一个看起来似乎很不稳定的生活。

如果,
我过的生活,
就像其他人设想的那样,
辛苦工作、拼命存钱,
然后就买屋子或旅行,
最后可能钱没了,
又要重新开始公式化的生活,
难道这才算是有理想的人吗?

虽然,
我因为流浪,
而会在某些时候,
问着自己,
我的终点,
到底在哪里,
可是现在的我,
却享受着流浪的生活,
因为我们从来都不会知道,
什么样的人物,
会出现在你的生活;
什么样的故事,
会缠绕在你的心里。

这感觉可能会有点不踏实,
但却是充满期待与惊喜的。

延签

虽然,
距离我的签证截止日期还有一个多月,
可是我不喜欢等到时间将近才处理我的事情,
于是决定趁星期一的休息,
到银行列印户口余额,
然后就将申请表格寄出去。

有时候,
我会希望,
尽快回马来西亚,
可是更多时候,
我还是想要呆在纽西兰,
因为还有很多地方,
我希望可以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去玩,
回到马来西亚,
我就得回到现实世界,
好好工作。

我不知道,
明年一月回到马来西亚,
我会从事什么行业,
我会继续当一个上班族,
还是自己当老板创业经营我的摄影或开创网上事业,
可是我知道,
一旦我离开纽西兰,
我这一切如梦似幻的生活,
就得划上句号。

旅途,
总是充满未知数的。


滑雪

滑雪,
真的会让人上瘾,
所以我在短短的一个月内,
就去了三次滑雪场。

第二次,
因为刚好有朋友过来Ashburton,
而另一个在Ashburton的朋友又刚好Off Day,
于是我们相约一起去滑雪。

原本另外三位约好的朋友,
却因为工作及其他因素,
所以只有其中一位女生是原本就约好的。

我们都爱上滑雪,
所以希望,
等另外三位女生得空后,
再一起到Queenstown滑雪。

我们的约定,
一定会兑现的,
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