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2

恺恺日记之第157日:甜蜜的负担

原本就已经很少更新的部落格,
在恺恺出世后,
更新的频率仿佛更低。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恺恺好像开始很喜欢跟我粘在一起,
或许就像妈妈说的,
我每天都很迟出门工作,
恺恺已经习惯有我在身边,
所以我不在的时候,
可能会想念我,
结果一直哭闹。

就像星期二那天,
原本在跟Fave负责人开会的我,
却连续接到三通妈妈的电话,
说恺恺一直哭闹又不愿喝奶,
等我开完会赶回家的时候,
恺恺已经停止哭泣,
可是却在看到我的时候,
被妈妈发现他对着我微笑了。

妈妈说,
可能恺恺想念我,
所以一直哭,
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停止,
也终于愿意喝奶。

听了后,
觉得开心甜蜜可是也在想着那以后我是不是也要带恺恺一起去Studio工作呢?


在这几天当我要去上班之前跟他说再见,
他仿佛动手动脚兴高采烈想要跟我一起出门似的,
下午工作完回妈妈家,
他仿佛享受被我直抱的感觉,
虽然有时候他嘴巴一直喜欢在那儿好像说什么似的不愿睡觉,
但他双手放在我两个肩膀的感觉,
仿佛就像是在拥抱我而渐渐入睡,
而且总是喜欢用脸贴在我的胸膛,
可是当我要放他在Playpen睡觉的时候,
却多数时候都会醒来又要抱抱睡觉。

初为人父的我目前还是很享受被儿子粘着的感觉,
有时候也会在想,
当儿子渐渐长大后,
还会想要跟爸比靠得那么近吗?
我可以与恺恺维持亦父亦友的关系吗?


延签

昨晚,
一边工作一边发呆,
发现这是一份满轻松的工作,
薪水也不低,
只要不乱消费,
应该可以存到一些钱。

想了一想,
于是想要延签留下来工作,
待我11月结束工作12月去旅行才回去马来西亚。

不过,
由于我已经接了Freelance Jobs,
当务之急还是要解决这些问题才可以决定申请延签。

萝卜厂

终于开始萝卜厂的工作,
已经做了今天已经进入第10天,
原本以为夜班工作不容易适应,
没想到最后对我而言还是没什么大问题。

不过,
由于每天只有3个人休息,
所以要像以前那样周假一起去玩或旅行,
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加上我没有车子,
以及早上6点多才回到宿舍,
白天的上半场都是用来睡觉。

虽然有考虑过要买车子,
可是我目前还是比较享受当乘客。

只是,
一旦想着要去找朋友,
或自己出去玩,
就有冲动想要买车。

明信片

昨天与你在Line聊天,
我对你说,
我在整理照片准备拿去Print成明信片寄给朋友,
于是你问我说,
我是否也可以寄给你。

我问你,
那我应该寄去哪里,
你问我说,
如果寄去你台湾的家,
好不好。

我们都觉得,
这样的方式很有趣,
因为我们明明都在纽西兰,
可是我却将明信片寄到台湾,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亲手接触到我的明信片。

虽然我们没有那么快可以见面,
可是想到我们可以用这样的方式保持联络,
感觉还不赖。

你说,
你一定会跟我们一起到Queenstown滑雪,
而我答应你,
我一定会准备“炸鸡蛋”给你吃。

今天你在我面子书留言说,
这样我才可以存在于某个地方很久很久,
可是我希望,
不只是很久很久,
而是一辈子。

不知道当你回到台湾,
看到我寄给你的那些明信片,
你会有什么反应呢?


拥抱纸巾

一个人在Greymouth的街上, 走走拍拍。 心血来潮, 就设脚架来自人像自拍, 否则就继续以风景为主题。
走着,走着, 走到超市, 想起我要买毛巾, 也想到需要买一些食物当晚餐。
随意逛逛, 也尝试以自觉搜寻, 我的可能台湾女室友。
在付钱过后, 看到一位女生, 她就在我前方, 看到她因为前方的雪山而停下脚步, 拿出相机拍照, 不知为何, 我就告诉自己, 她可能就是我的室友。
我继续我的路程, 走了一段距离, 她已经消失, 心想我的直觉可能已经错了。
回到房间, 看到她的背影, 我心想, 这不就是刚才我在街上遇到的女生吗? 怎么还真的那么巧我这一次的直觉竟然无误。
当她转头见到我的时候, 也做出惊讶的表情, 原来刚才她也见到我在拍照。
不过, 她开口对我说英文, 她说, 她以为我是日本人。(窃喜)
我们开始随意聊天, 过后两位美国男生以及一位女生进来, 于是我们终止聊天。
虽然在当中我们断断续续都有聊天, 可是都只聊了一下, 晚上的时候, 我们才聊得比较久。
而且在我与她聊天大约一个小时, 我们都停止说话之后, 我才想起, 其实我还没吃晚餐。
可能, 我的午餐太迟吃, 加上又太多, 所以一直都不觉得饿。
为了不让自己的胃有反抗的可能性, 我还是决定吃Indomee及喝一杯热腾腾的Milo, 免得半夜突然饿醒。
#          #          #          #          #          #          #          #          #          #
第二天。
其实, 在前一天, 我们有一起相约, 下午的时候一起走到i-site(如果没有下雨的话), 如果下雨就看看老板能不能载我们过去。
可能, 在她要进去客栈的时候, 没注意到我就在旁边的角落, 于是她拖了行李就打算一个人离开。
我以为, 她想一个人, 所以也没开口, 一直到她发现我的存在, 才问我要不要一起走。
天空下着毛毛细雨, 我们以为, 我们也希望这样的雨势可以一直维持下去。
我们拖着行李走着, 在街道的转角处, 一位Unicef的员工突然与我们说话。
当他问我们来自哪里后, 就以中文向我们问好, 我们有点惊讶, 过后他已还蛮流利的中文与我们聊天, 我们才知道, 原来他曾经在中国上海逗留半年, 之前也曾经陆续在中文逗留学中文, 他是美国人。

写·明信片

在这样的环境写明信片, 感觉很奇妙。

时间快转

突然发现,
时间过得很快,
街道变得很短,
仿佛才刚上车,
却已抵达目的地。

谢谢Hui Si与Momo特地早起床送我和Nadia到i-site搭车,
也谢谢美存特地早起床送我们。

可以认识你们,
我真的很幸福,
我会记得,
我们的冬季之约,
未来的日子,
要好好保重哦!

沉迷

旅行,
让人对期待沉迷,
对离别抗拒。

下一站·基督城

人生总是很奇妙,
每当有突发状况发生,
我们总是会抱着负面思想面对,
可是在有时候,
就是因为有突发状况,
所以我们才会看到奇迹。

因为雨下太大,
因为路滑,
因为封路,
所以我在星期三无法抵达Greymouth,
可是也因为这样,
我在巴士回去Nelson的路上,
见到我这辈子第一场下雪。

虽然我觉得,
要我在狂风暴雨又背又拖着行李走很辛苦,
甚至差点被吹倒,
可是就因为这样的经历,
让我的纽西兰之旅,
更多姿多彩。

第二天,
巴士顺利行驶,
而且我还可以在路途中见到积雪的山路,
我迫不及待拿起相机拍照,
当司机停下车做出按快门的手势,
我更是马上站起来,
连连向司机说谢谢,
然后就下车拍照。

那一刻,
我多么希望可以跟平时一起旅行的朋友分享喜悦,
可是当我发现我只是一个人的时候,
我就只能用相机拍下照片,
与朋友及家人分享。

过后,
当司机行向Pancake Rock的时候,
逗留了20分钟,
让我们进去拍照。

我第一次,
可以站在山崖旁边,
看着大浪拍打悬崖,
心情很激奋,
我很想与后面的大浪合照,
可是当我想开口说:
请帮我拍照,
我惊觉,
其实一起为我拍照的朋友,
已经没有与我随行。

我找了路过的旅客为我拍照,
可惜他没有拍到我想要的背景,
带着一点遗憾,
带着一点失落,
我边走边拍照。


不过,
让我惊喜的是,
我竟然在意外中与彩虹合照,
或许是因为浪很大,
加上艳阳高照,
所以在每次的大浪拍打在悬崖后,
都会有彩虹出现。

那彩虹就在我不远处,
这么近那么远的距离,
是我第一次如此靠近彩虹,
却又触摸不到彩虹。

如果不是因为那突发状况,
我怎么可能可以看到雪景,
以及频频出现的彩虹?


当我快回到巴士,
才发现,
原来我已经迟了。



熟悉

走在曾经熟悉的街道, 希望可以看见熟悉的背影, 才蓦然发现, 熟悉的每一个人, 只能出现在脑海中。

下雪

原本今天的行程是从Richmond搭车到Greymouth,
逗留两晚过后,
就乘搭高山火车到Christchurch去。

原以为一切可以非常顺利,
没想到雨势太大,
所以有些地方封路,
我们被逼回到Nelson,
明天才可以启程。

带着失望的心情,
一边聆听手机里的歌曲,
一边闭目养神,
突然听到好像很多说话的声音,
睁眼一看,
我很不敢置信地望向窗外:
我竟然看到下雪了!

我用了好一段时间,
才想起我要拿相机来拍照,
可是我想不起我的相机在哪儿,
用手机又担心拍不出效果,
在我挣扎的那一瞬间,
已经看不到下雪。

我迫不及待想要将我的心情Po上网,
却发现我一直处于没有网络的地区,
至少半个小时后,
才有机会与朋友分享我的喜悦。

#          #          #          #          #          #          #          #          #          #

巴士终于驶到Nelson,
到巴士公司处理明天的替代巴士票过后,
司机就载我们到我们的住宿地点去,
之前问了朋友推荐住宿,
所以告诉了司机后,
就等待抵达。

我以为,
在Nelson的气候应该会比较好,
当我下车要拿行李的时候才发现,
原来这儿的风势很大,
我几乎站不稳,
就算我背着那应该有20KG的背包,
前面背着我的Laptop和相机,
还是差点被吹倒。

在狂风吹袭,
大雨狂下的情况之下,
走到朋友推荐的Shortbread Cottage BBH,
很狼狈地放下行李。

这是我来到纽西兰的67天后,
第一次面临离别、突发、下雪,
而且还要在狂风暴雨之下背着背包,
拖着行李走到客栈去。

虽然觉得狼狈,
可是现在想想还是觉得有点好笑,
或许在未来,
这将会成为我其中一个非常特别的回忆。

幸福的微笑

我们曾经, 在很多地方留下脚印。 我们也曾经, 在不同的角落留下回忆。
昨天的相遇, 只为了今天的回忆, 今天的故事, 却让我们的未来多了一份幸福的微笑。

旅行的学问

虽然, 昨天的我们, 总是一起吃饭、旅行、工作, 但我们终究还是得分开。
这就是旅行的一门学问。

伤感·期待

对于即将离别, 我有淡淡的伤感; 对于一人旅行, 我有丝丝的期待。

朋友·回忆

每个人的生命中, 总会有不同的人出现, 有些人, 也许只是路过的陌生人; 有些人, 却可能是我们一辈子的朋友, 与回忆。

离别渐近

你们渐行渐远, 我才发觉, 离别之日已在眉梢。

一人旅行

在纽西兰的第65天,
我终于在昨天订了巴士票、火车票以及背包客栈的床位,
我将会在星期三一早从Motueka乘搭巴士到Richmond,
过后再转车到Greymouth,
开始一个人的短暂旅行。

对于即将离别,
我有淡淡的伤感;
对于一人旅行,
我有丝丝的期待。

也许,
这就是背包之旅的矛盾心情,
我们总是对未来充满期待,
但有时又害怕跨出那一步,
惟有在热血还在的时候,
狠狠作下决定,
才不会让自己有太多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