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0

恺恺日记之第157日:甜蜜的负担

原本就已经很少更新的部落格,
在恺恺出世后,
更新的频率仿佛更低。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恺恺好像开始很喜欢跟我粘在一起,
或许就像妈妈说的,
我每天都很迟出门工作,
恺恺已经习惯有我在身边,
所以我不在的时候,
可能会想念我,
结果一直哭闹。

就像星期二那天,
原本在跟Fave负责人开会的我,
却连续接到三通妈妈的电话,
说恺恺一直哭闹又不愿喝奶,
等我开完会赶回家的时候,
恺恺已经停止哭泣,
可是却在看到我的时候,
被妈妈发现他对着我微笑了。

妈妈说,
可能恺恺想念我,
所以一直哭,
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停止,
也终于愿意喝奶。

听了后,
觉得开心甜蜜可是也在想着那以后我是不是也要带恺恺一起去Studio工作呢?


在这几天当我要去上班之前跟他说再见,
他仿佛动手动脚兴高采烈想要跟我一起出门似的,
下午工作完回妈妈家,
他仿佛享受被我直抱的感觉,
虽然有时候他嘴巴一直喜欢在那儿好像说什么似的不愿睡觉,
但他双手放在我两个肩膀的感觉,
仿佛就像是在拥抱我而渐渐入睡,
而且总是喜欢用脸贴在我的胸膛,
可是当我要放他在Playpen睡觉的时候,
却多数时候都会醒来又要抱抱睡觉。

初为人父的我目前还是很享受被儿子粘着的感觉,
有时候也会在想,
当儿子渐渐长大后,
还会想要跟爸比靠得那么近吗?
我可以与恺恺维持亦父亦友的关系吗?


留下

今天,公司付薪水给我们, 同事也跟我们宣布“裁员”的事情, 一如所料, 公司问我, 是否有兴趣留下。
如果我留下, 明年依然有一个月花红, 如果我做了几个月, 觉得没有心做下去, 只要是在6月前, 我都一样还可以拿到“遣散费”。
听了后, 我当然留下, 我本来就不是很想离开, 因为一直都找不到适合的工作, 而且还一样可以拿花红, 怎么说我都不会和钱过不去。
不过, 同事那边, 我没多说什么, 我只说, 我将会做到农历新年之前, 仅此而已。

2010年11月30日,22点25分

忙碌·11月

11月的我,似乎都很忙碌, 部分忙碌于公司, 更大部分却是个人工作。
虽然忙碌, 虽然觉得时间不足, 但这样的忙碌, 却让我很有满足感, 我喜欢为工作忙碌的感觉, 这样会让我觉得很充实, 尤其是, 一切的忙碌, 都是因为自己的事业, 我更享受。
我就是享受这种, (还不是真正)老板的感觉。
加油吧!
明年的我, 一定要顺顺利利, 陆续获得更多Job, 让我的Studio早日创立!

2010年11月23日,23点47分

2011年

2011年,看起来似乎还有一个多月才会抵达, 没想到却已经陆续有朋友询问我明年拍摄Actual Day的资料, 目前已经有三个Confirm的, 还有两个有待确认, 而且都集中在5月和6月, 真的是很惊讶呢!
看着工作陆续而来, 其实如果真的找不到Full Time Job, 我要自己尝试出来做, 找朋友拍Personal Portrait Sample, 然后放上网招生意。
我相信, 2011年将会是一个让我发挥所长, 大展宏图的第一年!

2010年11月23日,22点41分

同事·离职

昨天,同事跟公司提出辞呈, 还问公司, 是否需要一个月通知, 公司说不需要, 今天跟同事计算Annual Leave过后, 公司就说, 同事昨晚今天就可以离开, 还真突然。
我不知道是公司希望同事快点离开, 还是真的是巧合, 这次只也未免太突然了吧?
不过, 说真的, 我还蛮开心的, 因为想到为了一个多月可以在没有他存在的情况之下工作, 心情还蛮轻松, 至少不用烦那么多, 这次真的是做好本分, 不再分你我。
我知道, 我很不应该在这时候幸灾乐祸, 同事也跟公司表明不想那么快离开。
可是, 我真的很开心!

2010年11月18日,21点26分

朋友介绍了一个Job给我,钱有点少, 但因为只拍早上, 而且只需要给照片, 不用做任何Slideshow, 唯一决定做了。
有时觉得, 遇到要求高的顾客, 给的东西越多, 要改的东西越多, 时间也越长, 一个Video Slideshow改了又改, 其实我应该要求她一次过说完, 而不是有那么多次更改的机会, 浪费了我不少时间和精力。
无论如何, 终于做了最后一次修改, 明天一切处理好就可以出货, 总算完成了一个Project。

2010年11月15日,0点05分

没·奇迹

昨天, 因为老板吩咐我做其他东西, 所以只有同事和老板出外拍Interior。
回来的时候, 问同事老板是否有提起任何关于“裁员”的事情, 同事告诉我们, 老板说做到12月就会关闭, 然后也没多说什么。
看着这个月开始忙碌, 我还以为, 公司会改变主意, 还是老板只是希望同事们离开, 而我和另一个马来同事, 是希望我们留下来继续为他们服务的?
我不知道也没多问什么, 等12月的时候, 再看他们说什么吧! 反正我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当然可以留下来是最好, 我也不希望在农历新年之前失业, 我很不喜欢那种失落或挫折感。

2010年11月12日,23点39分

不满

一直以来,
我都是在星期三洗衣服,
一如以往,
看着Housemate的衣服还挂在那边,
可是摸了过后确定已干,
于是便洗衣服。

我洗好后,
看到Housemate还没有收衣服的意愿,
便故意拖延时间,
没想到过了好几十分钟,
她还是不理,
最后我将她的衣服放在一边,
然后挂我的上去,
没想到今天早上醒来,
我发现她将她的衣服继续挂在原位,
而我的衣服则被挂在她衣服之内,
可以说是无法晒到太阳的地方,
看到后真的很不爽,
衣服干了为何还不收,
竟然要跟我抢位子用?
而且,
洗衣机我可是出大部分钱,
可是我用洗衣机洗衣服,
为何还要看她脸色?

以前,
我今天洗衣服,
第二天还没干,
她却因为要挂衣服而将我的衣服收起来,
如今我已经很客气没有直接收起来,
为何要用这种态度对待我?

另一个Housemate一直要求我住到明年一月,
可是我实在无法忍受一个如此的女生,
而要求我刘多一个月的女生,
则常常吃了东西没清理干净,
却总是说是我没有将洗碗盆弄干净,
以至于蚂蚁和蟑螂都出现,
当下我哑口无言。

无论如何,
住到12月,
我就搬离,
我宁可暂时来回巴生,
花多一点交通费,
总好过看这些人的脸色,
有时还真怀疑,
是否我有问题,
虽然我承认,
我不知道该如何洗厕所,
也懒惰洗,
可是最后我还是尝试了。


2010年11月11日,9点27分

机会·家人

妈妈问我,是否真的很想自己出来开Studio, 那一刻我没有马上回答, 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后才跟妈妈说出我的顾虑。
我不确定, 现在的行情如何, 而且就算小小间做也好, 一个月也要有至少RM7、8000的开销, 没有预备半年的开销后备金, 是很危险的。
爸爸听了后, 似乎不是很赞同, 他觉得, 没有尝试, 不知道结果如何, 可能会有不错的回报。
也许, 爸爸也不想看我工作了那么多年, 薪水还是如此不上不下, 偶尔还要依赖家人的经济援助, 他也希望, 我可以闯出自己的一片天空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还是像朋友说的, 先尝试Outdoor Shooting的, 然后再用我自己的想法: 租一间便宜的屋子, 其中一间房间当Studio拍Studio Portrait, 这样的话, 可能可以省下一笔装修费用, 等赚更多钱的时候, 采用那笔钱来投资店面Studio吧?
我到底该怎么办? 很烦。

2010年11月6日,1点19分

今天,是特别的一天

今天, 因为被逼随同事去拍照, 而老板跟我说的原因, 是要我去帮忙看顾那些器材, 由于对于我的意见, 同事没什么想听, 顾客也坚持他们的想法, 所以我选择沉默, 在一旁坐着无所事事。
昨晚就想过, 今天要约朋友出来午餐, 于是约了一个在附近工作, 新年前约过, 却突然有事而被逼取消的朋友出来吃午餐聊天, 这也算是我第一次约这朋友出来。
我们到附近听说很出名的地点吃釀豆腐, 由于我很少会吃釀豆腐, 不知该如何点, 最后发现, 我点得多了一点。
约她出来, 其实还蛮担心会没什么话题, 虽然以前我们是在同一间公司工作, 可是我们却是在过后, 忘了因为什么话题, 而开始在面子书聊开, 而我去了三次越南, 我就买了两次手信给她, 她还说她到台湾的时候, 一定会买手信给我。
不过, 等了很久, 都没听她提起, 以为她忘了, 也没多加追问, 一直到最近, 约了她和几个朋友到九皇爷庙走走, 回来的时候, 她才对我说, 其实她买了手信给我, 可是有其他朋友在场, 她却只买给我, 所以不敢拿出来给我, 怕我会问然后引起其他朋友注意。
上个星期看电影, 原本要拿给我, 却突然因为她要加班, 无法跟我们看电影, 而今天, 因为我没有提早告诉她, 所以她留在家, 看来我和她的手信, 似乎没有什么缘分呢!
今天的会面, 谈不上有滔滔不绝的话题, 可是还不至于冷场, 但似乎在聊着她的事情, 也许是因为, 我都不喜欢说我的事情; 也许是因为, 我不擅长说自己的故事, 所以我选择当一个听众, 听听她埋怨工作的忙碌。
由于她的手表快了一点, 我以为快要两点, 所以就说付钱离开, 上了车她才对我说, 其实还很早, 我才发现, 真的很早, 早知道, 就聊多一下, 或者问了她时间, 才说要离开, 至少可以呆久一点。

2010年11月4日,23点33分

教训

以前都没想过,帮顾客拍照, 然后放上网, 会让他们觉得不开心, 还以为他们会觉得很开心, 因为可以事先看到, 然后跟朋友分享。
这一次, 顾客反应她的不满意, 马上将照片和影片删除, 同时也跟她道歉, 还好最后她都没怎样, 只是说了几句。
经一事, 长一智, 或许这也是好事来的。

2010年11月2日,23点37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