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恺恺日记之第157日:甜蜜的负担

原本就已经很少更新的部落格,
在恺恺出世后,
更新的频率仿佛更低。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恺恺好像开始很喜欢跟我粘在一起,
或许就像妈妈说的,
我每天都很迟出门工作,
恺恺已经习惯有我在身边,
所以我不在的时候,
可能会想念我,
结果一直哭闹。

就像星期二那天,
原本在跟Fave负责人开会的我,
却连续接到三通妈妈的电话,
说恺恺一直哭闹又不愿喝奶,
等我开完会赶回家的时候,
恺恺已经停止哭泣,
可是却在看到我的时候,
被妈妈发现他对着我微笑了。

妈妈说,
可能恺恺想念我,
所以一直哭,
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停止,
也终于愿意喝奶。

听了后,
觉得开心甜蜜可是也在想着那以后我是不是也要带恺恺一起去Studio工作呢?


在这几天当我要去上班之前跟他说再见,
他仿佛动手动脚兴高采烈想要跟我一起出门似的,
下午工作完回妈妈家,
他仿佛享受被我直抱的感觉,
虽然有时候他嘴巴一直喜欢在那儿好像说什么似的不愿睡觉,
但他双手放在我两个肩膀的感觉,
仿佛就像是在拥抱我而渐渐入睡,
而且总是喜欢用脸贴在我的胸膛,
可是当我要放他在Playpen睡觉的时候,
却多数时候都会醒来又要抱抱睡觉。

初为人父的我目前还是很享受被儿子粘着的感觉,
有时候也会在想,
当儿子渐渐长大后,
还会想要跟爸比靠得那么近吗?
我可以与恺恺维持亦父亦友的关系吗?


学姐

昨天下午,
与中学的一个学姐喝茶,
之前都没有想过她在做什么工作,
以为她只是婚纱店的摄影师或门市之类的,
聊天后才知道,
原来她是婚纱店的股东之一。

听了后真的觉得很惊讶,
突然觉得身份尴尬,
万一让同事看到的话,
会不会被误会,
以为我打算跳槽,
或者觉得我在出卖公司的资料等等。

于是乎,
聊天的时候,
也有所防备,
担心学姐会不会是要来试探“军情”。

不晓得我这么想,
是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希望学姐并非如此小人。

不过,
整个聊天过程还蛮愉快,
学姐也分享了一些经验,
要我好好把握,
还说做这行(摄影师)就要不断跳槽等等,
听了后,
还真怀疑学姐是不是要挖角,
哈哈……

也许我真的想太多了,
因为我都没有这样的价值,
哈哈……


2007年11月28日,0点26分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对我来说,趁年轻就是要不断跳槽,每间公司都有不同的模式,不体验过不知道。
最后终要找个落脚处,所以千万别等。 K'
雨天天使 said…
当我的学姐说,
她曾经有一个同事,
大略三个月就换一份工,
还以为她想说怎么现在的年轻人都那么喜欢换工,
没想到她却鼓励我到不同的公司尝试,
毕竟她也是老板呀!

还是,
她其实想邀我到她那儿工作?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