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恺恺日记之第157日:甜蜜的负担

原本就已经很少更新的部落格,
在恺恺出世后,
更新的频率仿佛更低。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恺恺好像开始很喜欢跟我粘在一起,
或许就像妈妈说的,
我每天都很迟出门工作,
恺恺已经习惯有我在身边,
所以我不在的时候,
可能会想念我,
结果一直哭闹。

就像星期二那天,
原本在跟Fave负责人开会的我,
却连续接到三通妈妈的电话,
说恺恺一直哭闹又不愿喝奶,
等我开完会赶回家的时候,
恺恺已经停止哭泣,
可是却在看到我的时候,
被妈妈发现他对着我微笑了。

妈妈说,
可能恺恺想念我,
所以一直哭,
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停止,
也终于愿意喝奶。

听了后,
觉得开心甜蜜可是也在想着那以后我是不是也要带恺恺一起去Studio工作呢?


在这几天当我要去上班之前跟他说再见,
他仿佛动手动脚兴高采烈想要跟我一起出门似的,
下午工作完回妈妈家,
他仿佛享受被我直抱的感觉,
虽然有时候他嘴巴一直喜欢在那儿好像说什么似的不愿睡觉,
但他双手放在我两个肩膀的感觉,
仿佛就像是在拥抱我而渐渐入睡,
而且总是喜欢用脸贴在我的胸膛,
可是当我要放他在Playpen睡觉的时候,
却多数时候都会醒来又要抱抱睡觉。

初为人父的我目前还是很享受被儿子粘着的感觉,
有时候也会在想,
当儿子渐渐长大后,
还会想要跟爸比靠得那么近吗?
我可以与恺恺维持亦父亦友的关系吗?


Recent posts

恺恺日记之第120日:四个月

四个月前的今天,爸比和妈咪才刚到医院check in准备迎接你的到来,还记得那时候妈咪被推进产房的时候,护士姐姐说只要1个小时左右就会好。可是那时候爸比等了超过一个小时,护士姐姐才推你的氧气箱出来,告诉爸比这就是你:Ah Bi。那时候,爸比就想拍下你的照片,与全世界分享喜悦。可是,妈咪还没有出来,爸比还无法完全放下心。结果这一等,又是另外一个1个小时半, 才终于看到妈咪出来。

今天,你已经4个月啦!你开始有你的任性、你的脾气、你的喜爱,你的肢体动作也开始逐渐增加,你的睡姿总是充满惊喜,你总是爱尝试抬头、你的双脚越提越高越踢越有力,躺在床上也似乎很努力想翻身,却总是翻到半身。

爸比妈咪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你健康快乐、乖乖听话就好。 😘


恺恺日记之第119日:爸比的臂弯

在这3天,
不知为何你总是在9点多的时候,
都会开始哭泣到很大声,
仿佛被什么东西吓到了。

妈咪尝试喂你喝奶,
爸比尝试抱着你唱歌给你听,
可是以前看似对你有效的动作,
现在的你却无动于衷。

就在昨晚,
不知为何突然想到,
尝试让你睡在爸比的臂弯,
就像妈咪怀着你的时候那样躺在爸比的臂弯上,
看看是否有效,
结果发现你的哭泣仿佛减缓,
你也好像开始出现睡意了。

看着你渐渐睡着,
看着你舒服地面对着爸比睡觉,
突然在想,
以后的以后,
你是否还愿意与爸比如此靠近?
我们之间,
是否可以除了父子关系之外,
还可以当对方的朋友,
互诉心事,
甚或成为对方的玩伴呢?

当了爸比才知道,
原来你愿意睡在爸比的怀里,
也是一种幸福… 😊😊


恺恺日记之第107日:妈咪出游了

当老婆告诉我,
她的上司问她是否想参加去韩国的公司旅行团,
我就毫不犹豫地说如果你想去就去,
我可以帮忙照顾没有问题。

可是在老婆出游的日子逐渐靠近,
我就开始在想,
妈咪是否会太过想念Ah Bi而无法好好享受假期,
Ah Bi是否会因为想念妈咪而天天不开心一直哭闹。

其实在老婆要出游的前几天,
Ah Bi就开始仿佛闷闷不乐少了笑容多了一份忧愁,
尤其是在我送老婆去机场后回到妈妈家,
看到Ah Bi好像真的知道妈咪这几天没有在家好像很不开心,
看了我都觉得心疼而流了少许眼泪。

所幸不久后Ah Bi的笑容开始回来了,
我也才比较安心。

只不过在妈妈家住的这几天,
对于照顾Ah Bi没有什么辛苦,
反而家人在Ah Bi哭的时候一直在旁边碎碎念,
或者哭多一下就叫他不要再哭而觉得不耐烦。

试问有哪个宝宝不会哭的?
只要没有哭的太严重,
就让他哭一下,
也许这是他宣泄的方式,
如果Ah Bi连哭泣都不可以,
反而好像剥削了他的权利。

看了这状况,
我反而觉得无论多辛苦,
我们的台湾之旅,
还是成为我们的第一次家庭游吧!

不然让妈妈顾一整天,
还真担心如果Ah Bi一直哭,
不知道家人会对他做什么或喂他吃什么。

我们不是不会哄Ah Bi或不会照顾Ah Bi,
只是我们已经了解他知道他的Pattern,
所以才会在他突然哭泣的时候不会紧张,
反而家人却把它搞到好像什么大事情那样,
看了觉得他们好像Over担心了。

也许妈妈觉得我在的时候照顾Ah Bi很有压力,
所以我在下午还是尽量不要在家,
免得看到什么又说了妈妈一下而让她觉得不耐烦。

Ah Bi,
爸比妈咪都在尽量当一个合格的爸比妈咪,
你也要乖乖听话、好好休息,
然后健康成长哦!


恺恺日记之第46日:宝宝生病了

因为爸比妈咪的疏忽与不敏感, 结果让Ah Bi伤风以及喉咙有痰, 直到晚上蛮严重才发现, 昨天下午, 我们还一直以为只是Ah Bi的Pattern, 因为之前的他, 总是有意无意发出一些声音, 而每次我们以为有什么而问医生, 可是医生都会说Ah Bi刚出世, 这些都是正常的状况或声音, 与Ah Bi的健康状况无关。
也因为这样, 昨天晚上必须让Ah Bi忍受鼻塞之苦, 半夜睡觉的时候偶尔听到他咋醒觉得鼻子不舒服而哭泣, 听得爸比妈咪都很心疼, 可是想到半夜没有儿科, 去到医院的Emergency也只是见普通医生, 所以还是忍到早上才早早起身带Ah Bi去见医生。
见了医生, 让Ah Bi吸了一些冰凉的“气体”让他的鼻子比较舒畅, 加上医生也给了药水滴Ah Bi的鼻子, 希望他今晚不会再那么辛苦了!
一想到我上风的时候也觉得辛苦, 何况一个刚出世不久Ah Bi还要伤风兼喉咙有很多痰, 他也不知道如何将鼻涕以及喉咙里的痰弄出来, 就觉得Ah Bi很可怜。
Ah Bi,对不起, 是爸比妈咪太疏忽了, 希望你今晚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哦!

恺恺日记之第24日:当爸妈不容易

从知道老婆怀孕不久,
到恺恺出世之前,
我们就已经一直在杞人忧天,
一点点觉得身体不妥就到医院检查,
原本以为在恺恺出世以后,
应该就不必再那么担心,
结果没有想到从Sungai Buloh医院回来的第二天,
就要入住Columbia医院,
还要被插针输入Antibiotic,
看了都让爸比妈咪觉得心疼。

住了4天出院后,
又以为应该可以放下心,
结果没想到却在刚刚过去的星期天,
恺恺因为吐到从鼻子出而有出血,
吓到我们又马上送恺恺到医院检查,
所幸在折腾了几个小时后,
医生说没有什么大碍,
只要回家小心就好。

可是在星期一的时候,
又被月子中心的医生吓了一吓,
说恺恺一直吐好像有点不正常,
要我们第二天到她的政府医院检查看看是什么问题,
原本说只是小问题过后又怀疑可能是大问题,
可能需要到HKL开刀动手术,
吓到我们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然后报告出来了又说没有什么问题,
但又不保证未来不会有问题。

医生,
你们可以检查清楚再告诉我们,
而不是一直说可能可能而让我们不安心吗?
我们已经因为恺恺一直不舒服而非常担心恺恺的健康,
你们却有一直又一直来吓我们,
吓到我回家也开始泻肚子,
3天才好呢!



#          #          #          #          #          #          #          #          #          #

不知不觉,
恺恺也已经来到这个世界24天了,
从刚开始的什么都不会,
到现在已经学会如何吸吮妈咪的母乳,
虽然爸比妈咪依然还在不知所措的阶段,
可是我们也已经在努力学习,
努力让自己进步。

记得星期四那天在医院,
恺恺因为肚子已经很饿,
我们又想到医生要叫我们了,
所以就不要喂奶先,
结果在抱着恺恺的我,
突然发现恺恺头转向我的胸部,
似乎开始要靠嘴巴吸吮nei nei,
爸比还告诉妈咪,
我的奶头好像感觉到舌头在挪动,
这一刻的我们,
仿佛在看着恺恺的可爱一面而笑了出来,
还好刚好医生也叫我们进房间检查,
所以恺恺暂时无法“非礼”爸比,
不过可怜的恺恺,
还是要等医生检查妈咪的伤口以后,
才可以喝Nei Nei,
恺恺应该已经等到很生气呢!





恺恺日记之第1日:迎接新生命(回忆2017年11月22日)

在妈咪怀孕了38周后,
我们的宝宝:恺恺终于出世啦!

11月22日,
早上9点多,
我们抵达Hospital Sungai Buloh为妈咪登记Checked In,
付了订金我们就到6楼卸下我们的行李,
以及让妈咪好好休息,
为下午的剖腹手术做准备。

护士带我们到即将入住的病房,
我们顺利拿到单人房,
所以我可以在晚上留下来陪伴妈咪,
至少不用太担心妈咪一个人无法兼顾恺恺。


看了我们即将入住的病房,
环境还不错,
整齐干净不像想象中的那么不好,
也不像Share房的职能吹风扇,
至少也可以住得比较舒服一点。

早上11点,
妈咪需要开始为接下来的剖腹手术Puasa,
不再可以吃任何东西,
同时也要在手插针放点滴。

不过,
在这没有电视机的病房,
还真不知道可以做什么,
还好有在妈咪的手机安装Apps看港剧,
至少不会那么无聊。

在这段时间,
到附近的朋友家借冰橱,
过后就带朋友来一起陪妈咪聊天,
打法一下时间,
也不会让妈咪太过压力放松心情。

#          #          #          #          #          #          #          #          #          #

护士在下午5点35分左右将妈咪推去产房,
原本护士说应该1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出来,
可是等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
却依然还没好。



一直到7点10分左右,
护士才将在氧气箱里面的恺恺推出来,
问我是不是Lim Yin Peng的老公。

护士说,
母子平安、宝宝健康,
不过妈咪没那么快可以出来,
需要再等一下。



第一次看着自己的儿子在面前,
还真不知该如何形容当下的心情,
不过护士告诉我,
还要将恺恺推去冲凉和称体重等等,
所以我看了一下,
护士就将恺恺推开了。

于是我又继续在那儿等待妈咪出来,
不久后7.20pm左右医生出来了,
她开了一个罐子给我看看,
告诉我那是妈咪的肉瘤,
因为要剖腹将恺恺拿出来的时候,
好像有点阻挡,
所以需要一起拿出来,
可是我好像也无法看得很清楚。
医生说再等半个小时左右,
妈咪就可以出来,
于是我为有继续等待,
甚至连上厕所也尽量用最快的速度,
以免妈咪出来的时候看不到我。

只是没想到这一等,
就等到8.35pm左右,
妈咪才出来,
我也终于可以安下心。

过后我们就回到我们的病房,
老婆继续躺在床上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