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恺恺日记之第46日:宝宝生病了

因为爸比妈咪的疏忽与不敏感, 结果让Ah Bi伤风以及喉咙有痰, 直到晚上蛮严重才发现, 昨天下午, 我们还一直以为只是Ah Bi的Pattern, 因为之前的他, 总是有意无意发出一些声音, 而每次我们以为有什么而问医生, 可是医生都会说Ah Bi刚出世, 这些都是正常的状况或声音, 与Ah Bi的健康状况无关。
也因为这样, 昨天晚上必须让Ah Bi忍受鼻塞之苦, 半夜睡觉的时候偶尔听到他咋醒觉得鼻子不舒服而哭泣, 听得爸比妈咪都很心疼, 可是想到半夜没有儿科, 去到医院的Emergency也只是见普通医生, 所以还是忍到早上才早早起身带Ah Bi去见医生。
见了医生, 让Ah Bi吸了一些冰凉的“气体”让他的鼻子比较舒畅, 加上医生也给了药水滴Ah Bi的鼻子, 希望他今晚不会再那么辛苦了!
一想到我上风的时候也觉得辛苦, 何况一个刚出世不久Ah Bi还要伤风兼喉咙有很多痰, 他也不知道如何将鼻涕以及喉咙里的痰弄出来, 就觉得Ah Bi很可怜。
Ah Bi,对不起, 是爸比妈咪太疏忽了, 希望你今晚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哦!

我们

距离我“离家出走”的日子,
越来越靠近,
这次的离开,
就将永远不再与爸妈或弟妹同在屋檐下生活。

其实在这时候,
我很想问你,
是否愿意与我一起生活,
展开我们的新旅途,
只是我觉得,
虽然现在我的生意算是有一点起色,
但也不至于可以给你安稳舒适的生活,
我还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
可以开口对你说:我养你。

我不知道,
这会不会是你的考虑因素,
你是否非得要我可以支撑两个人的吃喝玩乐,
甚至整个家庭的开销,
你才愿意与我展开我们的新生活。

也许,
我应该与你好好讨论这话题,
而不是用逃避来掩饰我的心里不安。

Comments

说真的
虽然我每天在埋怨现在的工作
可是其实我不会完全不工作
我只是
想要一份 不那么压力的工
可是又也许
压力是自己给的 吧

脑子里很多想法
可是都没有实行到
想做不同的蛋糕 煮不同的菜肴
做不同的饼干
想到这些 都需要时间吧

当然我更希望你说 你养我
我相信不久之后
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然后我就可以实行我的想法了 对吗?

虽然我说 你必须要有多少钱多少钱 我们才可以踏入人生的另一阶段
可是 你也知道的
女人总是口是心非
不是吗

我不介意
一起努力
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以开朗的心态支持我
我也会尽可能当你“廉价”助手

可是我始终是女人
还是希望有些让人感动而有纪念性的回忆
不需要过度奢侈 可是有basic requirement 而有意义 也有纪念性
其实是我希望的

加油吧 宝贝

你一定可以很快跟我说 可以养我的 对吗?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