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恺恺日记之第46日:宝宝生病了

因为爸比妈咪的疏忽与不敏感, 结果让Ah Bi伤风以及喉咙有痰, 直到晚上蛮严重才发现, 昨天下午, 我们还一直以为只是Ah Bi的Pattern, 因为之前的他, 总是有意无意发出一些声音, 而每次我们以为有什么而问医生, 可是医生都会说Ah Bi刚出世, 这些都是正常的状况或声音, 与Ah Bi的健康状况无关。
也因为这样, 昨天晚上必须让Ah Bi忍受鼻塞之苦, 半夜睡觉的时候偶尔听到他咋醒觉得鼻子不舒服而哭泣, 听得爸比妈咪都很心疼, 可是想到半夜没有儿科, 去到医院的Emergency也只是见普通医生, 所以还是忍到早上才早早起身带Ah Bi去见医生。
见了医生, 让Ah Bi吸了一些冰凉的“气体”让他的鼻子比较舒畅, 加上医生也给了药水滴Ah Bi的鼻子, 希望他今晚不会再那么辛苦了!
一想到我上风的时候也觉得辛苦, 何况一个刚出世不久Ah Bi还要伤风兼喉咙有很多痰, 他也不知道如何将鼻涕以及喉咙里的痰弄出来, 就觉得Ah Bi很可怜。
Ah Bi,对不起, 是爸比妈咪太疏忽了, 希望你今晚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哦!

计划,赶不上变化

当初辞职,
只是一心想要做Freelance以及经营我的网上生意,
没想到在这一个月里,
Freelance没什么起色,
却突然遇上了难得的机会:
Build up自己的Studio。

虽然说,
这Studio是与一名化妆师共租店屋,
但好歹也是我自己的Studio,
而且营业额各异,
如果是拍照的Jobs没有化妆的话,
都是我自己赚,
不用与其它股东平分。

而且价钱也不算贵,
地点也适中,
曾经是我蛮喜欢的地点,
器材方面之前已经跟家人借了一笔钱购买,
所以我只需要自己买家私和装冷气,
以及准备每个月的租金和水电费,
也希望可以赚到自己的薪水,
那就足够了!

#          #          #          #          #          #          #          #          #          #

原本是想说,
跟家人要求跟租户拿回另外一间屋子,
然后暂时做自己的Studio,
赚一些钱,
然后自己住进去。

没想到在没有预料之下,
竟然决定自己开Studio,
于是乎最后屋子也是用来住而已。

可是妈妈突然问我,
我是不是还想要搬出去住,
这样会不会让我觉得,
我被家人赶出去。

原本我没有这感觉,
毕竟当初是我提出要那间屋子的建议,
可是妈妈现在这么一问,
却突然让我觉得,
有一种被赶出去的感觉。

突然间我想起,
在几年前,
因为我在Damansara工作,
所以在那3年多,
我都是一个人在外面住。

刚开始是很享受,
可是日子久了,
却开始想家,
想念妈妈煮的菜、
想念家里的电视机,
想念睡在自己的床上。

当初有想过,
可能在自己租的地方买一些东西摆设,
那我就会有家的感觉,
可是想到那不是我自己的屋子,
所以还是什么都不想买,
于是那屋子也变成只是我每晚睡觉的地方。

我不知道现在如果我自己一个人搬出来住,
会不会觉得孤单寂寞甚至想家,
可是我想到如果可以为自己的家装饰设计,
可能就不会那么想家了吧?

可是其实我最希望的,
还是希望宝贝可以跟我一起搬出来住。

不过我知道,
只要我们没有结婚,
伯母是不会愿意让她跟我一起住,
哪怕只是偶尔过夜。

宝贝,
我希望,
这是我们爱的小窝,
希望我们可以一起为我们未来的小窝花心思,
可是我不知道,
现在是不是时候。

也许,
你也在胡思乱想这件事情吧?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