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恺恺日记之第46日:宝宝生病了

因为爸比妈咪的疏忽与不敏感, 结果让Ah Bi伤风以及喉咙有痰, 直到晚上蛮严重才发现, 昨天下午, 我们还一直以为只是Ah Bi的Pattern, 因为之前的他, 总是有意无意发出一些声音, 而每次我们以为有什么而问医生, 可是医生都会说Ah Bi刚出世, 这些都是正常的状况或声音, 与Ah Bi的健康状况无关。
也因为这样, 昨天晚上必须让Ah Bi忍受鼻塞之苦, 半夜睡觉的时候偶尔听到他咋醒觉得鼻子不舒服而哭泣, 听得爸比妈咪都很心疼, 可是想到半夜没有儿科, 去到医院的Emergency也只是见普通医生, 所以还是忍到早上才早早起身带Ah Bi去见医生。
见了医生, 让Ah Bi吸了一些冰凉的“气体”让他的鼻子比较舒畅, 加上医生也给了药水滴Ah Bi的鼻子, 希望他今晚不会再那么辛苦了!
一想到我上风的时候也觉得辛苦, 何况一个刚出世不久Ah Bi还要伤风兼喉咙有很多痰, 他也不知道如何将鼻涕以及喉咙里的痰弄出来, 就觉得Ah Bi很可怜。
Ah Bi,对不起, 是爸比妈咪太疏忽了, 希望你今晚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哦!

拥抱纸巾


一个人在Greymouth的街上,
走走拍拍。
心血来潮,
就设脚架来自人像自拍,
否则就继续以风景为主题。

走着,走着,
走到超市,
想起我要买毛巾,
也想到需要买一些食物当晚餐。

随意逛逛,
也尝试以自觉搜寻,
我的可能台湾女室友。

在付钱过后,
看到一位女生,
她就在我前方,
看到她因为前方的雪山而停下脚步,
拿出相机拍照,
不知为何,
我就告诉自己,
她可能就是我的室友。

我继续我的路程,
走了一段距离,
她已经消失,
心想我的直觉可能已经错了。

回到房间,
看到她的背影,
我心想,
这不就是刚才我在街上遇到的女生吗?
怎么还真的那么巧我这一次的直觉竟然无误。

当她转头见到我的时候,
也做出惊讶的表情,
原来刚才她也见到我在拍照。

不过,
她开口对我说英文,
她说,
她以为我是日本人。(窃喜)

我们开始随意聊天,
过后两位美国男生以及一位女生进来,
于是我们终止聊天。

虽然在当中我们断断续续都有聊天,
可是都只聊了一下,
晚上的时候,
我们才聊得比较久。

而且在我与她聊天大约一个小时,
我们都停止说话之后,
我才想起,
其实我还没吃晚餐。

可能,
我的午餐太迟吃,
加上又太多,
所以一直都不觉得饿。

为了不让自己的胃有反抗的可能性,
我还是决定吃Indomee及喝一杯热腾腾的Milo,
免得半夜突然饿醒。

#          #          #          #          #          #          #          #          #          #

第二天。

其实,
在前一天,
我们有一起相约,
下午的时候一起走到i-site(如果没有下雨的话),
如果下雨就看看老板能不能载我们过去。

可能,
在她要进去客栈的时候,
没注意到我就在旁边的角落,
于是她拖了行李就打算一个人离开。

我以为,
她想一个人,
所以也没开口,
一直到她发现我的存在,
才问我要不要一起走。

天空下着毛毛细雨,
我们以为,
我们也希望这样的雨势可以一直维持下去。

我们拖着行李走着,
在街道的转角处,
一位Unicef的员工突然与我们说话。

当他问我们来自哪里后,
就以中文向我们问好,
我们有点惊讶,
过后他已还蛮流利的中文与我们聊天,
我们才知道,
原来他曾经在中国上海逗留半年,
之前也曾经陆续在中文逗留学中文,
他是美国人。

其实,
在旅途中可以遇到用中文向我们问好的外国人都不少,
可是真正可以用中文与我们聊天的,
真的少之又少。

我们又继续,
往车站前进。

我们发现,
雨势渐大。

走到最后,
真的没有屋檐为我们遮雨,
于是我们将行李整理好,
倒数3声后就开始在雨中跑向车站。

我到车站的柜台Check In我的行李,
过后出来与她聊天继续等待她的巴士。

她拿出她昨天买的饼干,
因为她昨天说过,
其实她想要快点吃完,
不想带着搭巴士。

突然,
她看到她的巴士往我们的方向驶来,
她马上收拾物品,
准备上巴士。

她要我拿多一点饼干,
我拿了后随意放在椅子上,
因为我真的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让我摆放。

她问我,
是否要纸巾,
我说好,
她说整包给我,
因为她还有很多。

她走去向司机询问,
就将她的物品放上车。

过后,
她走向我,
说来一个抱抱,
于是我也开口说要与她合照。

虽然她说,
她没有化妆,
可是还是无奈与我合照,
可是我的新手机却在这时候跟我作对,
无论我怎么触屏,
都无法触到快门。

在我尝试了几次,
她说这是最后一次,
我希望可以成功,
可惜还是失败。

她说,
等下次遇到,
才与我合照。

可是,
我们的下一次相遇,
会在什么时候?

是否,
遥遥无期?

最后她留下的,
就只有一包纸巾,
以及一个抱抱。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