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恺恺日记之第46日:宝宝生病了

因为爸比妈咪的疏忽与不敏感, 结果让Ah Bi伤风以及喉咙有痰, 直到晚上蛮严重才发现, 昨天下午, 我们还一直以为只是Ah Bi的Pattern, 因为之前的他, 总是有意无意发出一些声音, 而每次我们以为有什么而问医生, 可是医生都会说Ah Bi刚出世, 这些都是正常的状况或声音, 与Ah Bi的健康状况无关。
也因为这样, 昨天晚上必须让Ah Bi忍受鼻塞之苦, 半夜睡觉的时候偶尔听到他咋醒觉得鼻子不舒服而哭泣, 听得爸比妈咪都很心疼, 可是想到半夜没有儿科, 去到医院的Emergency也只是见普通医生, 所以还是忍到早上才早早起身带Ah Bi去见医生。
见了医生, 让Ah Bi吸了一些冰凉的“气体”让他的鼻子比较舒畅, 加上医生也给了药水滴Ah Bi的鼻子, 希望他今晚不会再那么辛苦了!
一想到我上风的时候也觉得辛苦, 何况一个刚出世不久Ah Bi还要伤风兼喉咙有很多痰, 他也不知道如何将鼻涕以及喉咙里的痰弄出来, 就觉得Ah Bi很可怜。
Ah Bi,对不起, 是爸比妈咪太疏忽了, 希望你今晚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哦!

下雪

原本今天的行程是从Richmond搭车到Greymouth,
逗留两晚过后,
就乘搭高山火车到Christchurch去。

原以为一切可以非常顺利,
没想到雨势太大,
所以有些地方封路,
我们被逼回到Nelson,
明天才可以启程。

带着失望的心情,
一边聆听手机里的歌曲,
一边闭目养神,
突然听到好像很多说话的声音,
睁眼一看,
我很不敢置信地望向窗外:
我竟然看到下雪了!

我用了好一段时间,
才想起我要拿相机来拍照,
可是我想不起我的相机在哪儿,
用手机又担心拍不出效果,
在我挣扎的那一瞬间,
已经看不到下雪。

我迫不及待想要将我的心情Po上网,
却发现我一直处于没有网络的地区,
至少半个小时后,
才有机会与朋友分享我的喜悦。

#          #          #          #          #          #          #          #          #          #

巴士终于驶到Nelson,
到巴士公司处理明天的替代巴士票过后,
司机就载我们到我们的住宿地点去,
之前问了朋友推荐住宿,
所以告诉了司机后,
就等待抵达。

我以为,
在Nelson的气候应该会比较好,
当我下车要拿行李的时候才发现,
原来这儿的风势很大,
我几乎站不稳,
就算我背着那应该有20KG的背包,
前面背着我的Laptop和相机,
还是差点被吹倒。

在狂风吹袭,
大雨狂下的情况之下,
走到朋友推荐的Shortbread Cottage BBH,
很狼狈地放下行李。

这是我来到纽西兰的67天后,
第一次面临离别、突发、下雪,
而且还要在狂风暴雨之下背着背包,
拖着行李走到客栈去。

虽然觉得狼狈,
可是现在想想还是觉得有点好笑,
或许在未来,
这将会成为我其中一个非常特别的回忆。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