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恺恺日记之第46日:宝宝生病了

因为爸比妈咪的疏忽与不敏感, 结果让Ah Bi伤风以及喉咙有痰, 直到晚上蛮严重才发现, 昨天下午, 我们还一直以为只是Ah Bi的Pattern, 因为之前的他, 总是有意无意发出一些声音, 而每次我们以为有什么而问医生, 可是医生都会说Ah Bi刚出世, 这些都是正常的状况或声音, 与Ah Bi的健康状况无关。
也因为这样, 昨天晚上必须让Ah Bi忍受鼻塞之苦, 半夜睡觉的时候偶尔听到他咋醒觉得鼻子不舒服而哭泣, 听得爸比妈咪都很心疼, 可是想到半夜没有儿科, 去到医院的Emergency也只是见普通医生, 所以还是忍到早上才早早起身带Ah Bi去见医生。
见了医生, 让Ah Bi吸了一些冰凉的“气体”让他的鼻子比较舒畅, 加上医生也给了药水滴Ah Bi的鼻子, 希望他今晚不会再那么辛苦了!
一想到我上风的时候也觉得辛苦, 何况一个刚出世不久Ah Bi还要伤风兼喉咙有很多痰, 他也不知道如何将鼻涕以及喉咙里的痰弄出来, 就觉得Ah Bi很可怜。
Ah Bi,对不起, 是爸比妈咪太疏忽了, 希望你今晚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哦!

又·离别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
我已经在Kiwi包装厂工作了3个星期多,
下个星期将会是我们在Kiwi包装厂的最后一个星期,
6月7日就要抵达Timaru准备开始新工作。

来到Motueka已经一个月半,
与在Abel Tasman Motel住宿的朋友也已经建立了一段感情,
在有点突然之下,
发现离别日子将近,
难免会有一点伤感。

我知道,
打工旅行就是需要习惯这些离离合合,
可是我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感觉。

尤其是,
当我想到,
以后要找朋友为我拍照,
可能又要重新教导新朋友如何使用我的相机,
如何学会基本构图,
竟然觉得有点悲哀。

其实最后一句话只是为了要让自己的伤感降低而说的轻松话语,
在这仅余的一个(多?)星期,
我要好好珍惜与每位在这认识的朋友的每一个片刻,
希望以后在我回忆里,
想到他们每一个人都会让我发出会心一笑。

我不是导演无法透过电影回忆这一切,
我只能用我的脑袋尽量记得你们的一切,
希望在我离开以后,
你们会在那么不经意之间想起我,
我就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Comments